联系我们 微博
入会流程 潮青商会简介 章程 组织架构 下载申请表 我的建议 在线入会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人物访谈

陈幼南博士:父亲影响深远 立志投资家乡回报社会

新闻来源:潮州日报  发布时间:2017年10月09日  我要分享

 近日,陈幼南博士应邀来到潮州,为市委党校学员作题为《潮籍博士团与潮州再发展》的专题报告。虽然事务繁忙,但得知家乡媒体要给自己做专访,他仍欣然应允。当天下午,我们在潮州迎宾馆见到了陈幼南,今年已经65岁的他却步履轻松、容光焕发。采访中,陈幼南脸上始终挂着和蔼可亲的笑容,他用一口流利的潮州话,跟我们说起了人生经历,说起了家乡潮州,谈到了父亲陈伟南先生。在轻松融洽的谈话中,我们觉得,这不像是一次采访活动,更像是家乡人之间的亲切交流……

    谈个人——

   “我把大部分时间精力放在社团上”


记者:您平时常讲潮州话吗?我们很惊讶,您的潮州话怎么能说得这么好?


陈幼南:我在香港出生,我外婆是金石人,在我小的时候,她经常用潮州话“讲古”给我听,父亲经常听潮剧、潮州音乐,带大我的工人也是潮州人,所以我跟着他们学会了说潮州话。在香港,像我这一代很多人不会说潮州话了。我的潮州话说得还算比较好,但是口音很杂,听不出来是沙溪话。


记者:您本身是屏山企业公司总经理,又担任多家社团要职和公职,包括香港潮属社团总会主席、香港中华总商会副会长、香港科技大学顾问委员会委员等,如何分配办企业与服务社团之间的时间?


陈幼南:一天只有24个小时,真是没办法(笑)。我现在把企业交给合作方管理,将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放在社团工作上。我是香港潮属社团总会主席,现在总会由近40个社团组成,会员超过10万人,工作非常多。9月21日香港潮属各界举办了国庆酒会,一共有800多人参加。最近我们刚刚举行了香港“潮州节”的新闻发布会,所以非常忙。


记者:您毕业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,又获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学位,原本在美国也有很好的职位。但1985年,当香港许多人都在找门路移居国外时,您却听从您父亲的要求,毅然舍弃了国外的好职位和优裕生活,携妻挈子,举家返港,担任屏山公司投资部经理。为此,屏山(穗屏)企业员工称赞您父亲“办企业不仅出钱,出技术,还出人”。您认为您的加盟,您留洋的经历给企业带来哪些帮助?


陈幼南:我刚回到屏山公司的时候,中国在很多方面都比较落后,所以从外面引进的很多东西都有优势。但中国发展得很快,屏山公司所处的行业又不是高科技行业,所以优势越来越小,跟以前的情况完全不一样,需要其他辅助的实业才能够发展起来。我回来后,一步步扩大了公司的规模,在四川、湖南等地都建了厂房。现在,屏山公司正在稳步发展中,在发展食品贸易方面有很大前景。


记者:您是“香港中华总商会大学生实习交流计划”的具体推动者,当时提出这计划是基于哪方面考虑?


陈幼南:当时,我在香港中华总商会担任副会长,我们每年暑假都会资助香港大学生到内地实习交流,增长工作经验。我想,中国内地发展这么快,香港的大学生应该有这样的机会到内地工作,了解内地的发展情况,这对他们毕业后的发展有帮助。


记者:您还是国际潮籍博士联合会理事长。为何会成立这样一个组织?现在联合会的发展如何?主要从事些什么工作、有哪些活动形式?


陈幼南:国际潮籍博士联合会在2013年7月份在潮州韩山师范学院成立,在汕头第五届粤东侨博会期间正式挂牌。会员来自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香港、澳门、台湾、美国、加拿大、英国、法国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泰国、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。


潮州人除了在经商方面很有成就,还有爱读书的优良传统,很多学者都是潮州人。在北京、广州本身已经有博士团的存在,大家都在探讨是不是能够联合起来,所以在香港成立了筹备会。香港很多来自潮汕地区的学子读的都是博士学位,他们对成立博士联合会很有兴趣,于是我牵头成立了国际潮籍博士联合会。很多知道消息的人都纷纷入会,经过两年多的发展,会员已经达到600人左右。


现在,博士联合会开始成立一些专业委员会,像医学、法律、IT、金融等,为大家提供一个交流平台。今年12月份,博士联合会将在北京举办经济论坛,邀请全世界最著名的经济学者参加,由香港岭南大学郑国汉校长主持,论坛主题是从美国、欧洲、亚洲角度看中国经济发展。


我认为,潮籍博士联合会是开放的,不是潮州人,也可以来参加我们的活动,其他族群的人也可以利用我们的平台,利用我们的网络来做一些事情。现在,我们也开始资助一些学者,鼓励他们到各地进行交流访问,也有一些潮籍企业家主动捐资来赞助这个活动。

   谈父亲——

   “父亲很多理念无形中影响着我”


记者:在你心目中,陈伟南先生是一个怎样的人,他对你的成长有哪些影响?


陈幼南:父亲比较严肃,我们中国人、潮州人一般都是这样的。他很少骂人,是很开明。我中学毕业后,被香港大学医科录取,当时进医科专业是很难的,但我选择去加拿大读书,他没有反对,没有要求我一定要留在香港。他很尊重我的选择,所以我要做得更好。


当初父亲创业时很忙碌,但他经常会抽出时间陪我们去沙滩游泳、玩耍。虽然父亲跟我们相聚的时间不多,但他的言传身教对我、对我的下一代都有很大影响。他对人好,我看在眼里。他有很多朋友,而受到他的影响,我也有很多朋友,我的孩子也有很多朋友。父亲总告诉我们要对别人好,在交朋友的时候,不要带有目的性,不要去图别人对自己有什么帮助。只要待人真诚,别人就会对我们好,所以便能交到朋友,这是很自然的。我的孩子也很认可这些道理。


记者:西方的管理比较重视规章制度,您父亲则是比较“人情味”的人。在运营企业过程中,是否会因为中西方观念的不同,与您父亲产生冲突?


陈幼南:我在国外读书工作,在管理方面很多理念都跟香港的做法不太一样。我觉得要把严明的制度化管理和重人情的人性化管理结合起来,才能够留住员工。我从来不会跟父亲产生冲突,大家平时都是有商有量的。一直以来,我们采取的都是比较稳妥的做法,所以当外界发生一些大事时,对公司的影响都不会太大。


记者:伟南先生说过,他有三个儿子,一个是宝山中学,一个是沙溪医院,第三个儿子才是您;并且说,假如他赚一块钱,会把5毛钱用在家乡。他这样说,也这样做了。作为亲生儿子,您怎么看待他的说法和做法?


陈幼南:对人好,这是好事,也是我们应该做的;对人好,人也对你好,为什么不去做呢?父亲在教育和医疗两方面做了很多善事。教育对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有着深刻影响,一个国家是否富强,主要还得看教育。


记者:他的这种理念也影响到您?


陈幼南:是。最近潮籍博士联合会也在探讨这方面的工作。我有一个朋友,是美国加州大学三藩市分校医学院心脏科的教授。十几年前,我曾两次邀请他和几个外国教授来到潮州,一次在市中心医院做心脏手术的示范,我还进手术室当“翻译”——把英语翻译成潮州话。那时还举办了讲座,附近的医生都来听课,这些活动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。


上海同济大学附属医院有一些医生是潮汕人,他们和市人民医院有合作计划,派专家来为潮州的医生做培训,也邀请潮州的医生到上海去培训,这是非常好的事情。广东省人民医院和中山大学的医生也有同样的想法,所以,最近我和他们在探讨该怎么培养潮汕籍的医生,具体要采用哪种形式。


记者:伟南先生在个人事业以及慈善事业上都有很高的成就,他的光环是否会带给你压力?


陈幼南:我觉得父亲(的成就)带给我的不是压力,而是动力。父亲很多理念在无形中影响着我。所以我也把很多精力投放在社团上。社团的工作,我答应了就一定会尽力去做。我和太太现在经常过去父亲家里吃饭,很多问题我都会请教他。


   谈家乡——

    “要发展需懂得如何利用自身资源”


记者:您是在海外出生的潮籍乡亲,第一次回到家乡是什么时候?当时家乡给你留下了什么样的印象?


陈幼南:我在美国、加拿大读书,从事研究工作,住了16年。后来,我觉得自己应该为国家做点事,就在1985年回到香港,也是在那年第一次回到家乡潮州。当时,沙二小学正在建设,我来到沙溪,觉得这里很陌生,但大家都说潮州话,又让我觉得很亲切。


那时候,中国刚刚改革开放,还没有发展起来,大家穿的都是“解放装”。我回到沙溪的老厝吃午饭,看到猪四处跑,觉得很有趣。


前些年,我每年总会带孩子回潮州两三次。记得以前韩江里面有很多沙洲,现在没有了,江边很多破旧的房子也拆迁了。那时候广济桥还没复古,有很多人在桥上卖东西。现在修筑了城墙,广济桥恢复古貌,看起来很舒服。


记者:现在很多旅外的年轻一代,对根祖地、对家乡认同感渐渐淡了,对此您怎么看?身为香港潮属社团总会主席,您在向年轻一代传播家乡文化方面做过哪些尝试,效果如何?


陈幼南:这个趋势是很难逆转的。但针对这个问题,我们能做多少就做多少。香港潮州商会成立90周年的时候,我担任会长,做了很多关于潮州文化的活动。我找了一个非常高档的商场来展示潮州的工艺品,并邀请潮剧专家陈鹏、郑志伟在香港城市大学举办关于潮剧的讲座,一连3天,每天一场,每一场都有几百个学生来听,台下坐得满满的。


我们还举办潮州节,推介潮州文化。今年的潮州节10月8日在香港举行,这一次也有潮州美食、潮州工艺品的展览。估计几天的活动时间里,参观人数应该达到七八万。我认为,潮州节要让人感受到潮州文化与其他族群文化的区别,从而引起香港新一代潮州人的兴趣,促使他们去接触和了解家乡文化。我在潮州商会担任会长时,还开发了一个手机应用程序——潮人潮Apps,教人讲简单的潮州话。


我们还和香港理工大学合作,开办了教授潮州话的课程。连很多非潮籍的香港人都来参加,他们通过这个课程学会了简单的潮州话。课程结束后,老师带着学生来到潮州,让他们和潮州人对话。做这些事情,我感到很开心。


记者:不久前您被聘为潮州市政府决策顾问,在您看来,潮州要发展,要吸引人才,必须从哪些方面思考?


陈幼南:我觉得,一个地方要发展经济,要看自己有什么特殊的基础,有哪些方面的资源可以利用。很多在外的潮州人都是成功的企业家。国际潮籍博士联合会里面有很多年轻人,都希望有机会可以创业。我在北京遇见一个20多岁的潮籍博士,从耶鲁大学回来的,这几年他在互联网方面做得很成功,已经有一个几千万资产的公司。为什么年轻人在外面可以创业,在潮州却很难?这是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。比如我们要看,潮州在高科技方面跟其他地方比较有没有竞争能力?如果没有,从哪些方面可以补充?别人在哪些方面做得比我们好?我们自己要先打好基础,才会有人才愿意来到潮州发展。


潮州历史悠久,风光秀丽。我去过凤凰天池,那里很漂亮,很适合发展休闲旅游,但知道的人不多。潮州也是粤东的一座历史名城,有很多古老的文化,在旅游方面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。潮州要发展,就要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的资源。

不感兴趣:0 爱看:0 +1
相关新闻阅读
网站版权信息:Copyright(C) 2017 深圳市前海潮青传媒有限公司
深圳市前海潮青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64390号-2
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| 邮箱:zchaoqing@126.com
商会公众平台 商会微博
关闭